我不會說我特愛攀岩,更不敢說自己技術怎麼樣,但是攀岩的確對我有很特別的吸引力。好朋友說:「攀岩是一輩子的運動!」對一個有點目標導向的我來說,剛開始不是很能接受。「一輩子喔?!那是很難進步很快嗎?」但當我有一次幫她確保時,看到她很優雅的慢慢往上爬,並在試了三次懸岩仍無法攻克,要我放她下降時,我明白她曾說的話了。攀岩是一輩子的運動。這個觀點也讓我回想到去年考確保卡的時候,被教練放水過關的我,心中充滿罪惡感,想著怎麼會過關呢?好朋友說:「攀岩是一輩子的運動!你不用有罪惡感,拿到確保卡也不代表什麼,未來好好感受成功與失敗吧!」

享受在專注的瞬間

看過好多高手爬岩,他們爬得真是自然 (似乎沒在用力),欣賞著他們優雅的動作、瞬間的跳躍、身體微妙的協調,坦白說是很大的享受。我不知道我何年何月會有他們的一丁點功力,不過我發現曾好強的自己近來也改變了:我不再想要很快進步 (當然進步也會很開心),而是更享受「爬」的過程。攀岩之所以吸引我,是因為當我在岩壁上的時候,總是不自覺的非常專注。那種專注是沒有任何雜念,只有專心找岩點、往上爬。有時候岩點很難抓 (踩),就會發現自己像一隻掙扎的小動物,拼命想要跨過去但仍無法跨越身體的限制。然而專心的時候,岩壁好像我一個親近的朋友,彷彿在鼓勵我繼續努力爬;岩壁也像我個人的天地,就算岩場人很多,也似乎感受不到他們的存在,就像時空瞬間靜止一樣

跨越恐懼的那一步

攀岩也會感受到自己很多的恐懼。有時候興奮的爬很快,然後卡住在某個地方時,會頓時發現自己是在一個很恐怖的高度,上也無法下也不是,那高度已經足以讓自己手腳發軟,腎上腺素分泌,滿手發汗。克服那恐懼的方式就是不去想自己所在的高度,繼續想辦法往上爬!另一種恐懼,是有時得要做一個非常冒險的動作才能抓到下一個點,心裡明知大不了掉下來被繩子拖著空中擺盪,但是要做那個冒險的動作,心裡敵人的聲音往往很強大,下方的鼓勵聲也發揮不了作用。這時真的只能豁出去,試試看那個動作 (比方說要整個身體蹬起來同時間手馬上抓那個遠點),試試看自己此時的能力如何。但最難突破的還是內心的恐懼。人對沒試過的事情原來可以這麼恐懼,自己原來可以這麼不勇敢。通常我都會視挑戰的程度來決定要不要試,如果真的太恐怖,就不試了,回到地面給同伴一個無奈的表情並接受他們的安慰。有時候成功了很開心,但是更挑戰的路線還是多的很。所以我才說我開始學習享受「爬」的過程。專注、用力、耐心、面對恐懼、鼓勵自己。

確保的人也很重要。你要很信任他,你們是夥伴,因為你的安全在他手中,他的專注跟引導幫助你成功。在空中休息很多次也不用不好意思,因為他的角色就是陪伴並幫助你往上爬。有時候我的確保者會在我爬一半想下來的時候告訴我再試一次,這時候也許他對我的信心會幫我突破。有時候我確保的人很清楚自己的狀態,所以他若真的不要試了我就會讓他下來。繩伴關係真的很微妙,需要包容、鼓勵、接受、給彼此掌聲。

居高臨下景緻全然不同

真正去做和用頭腦想很不一樣,雖然岩壁五顏六色很漂亮,但不爬它,也只是欣賞而已。當你開始爬的時候,會發現岩壁跟你很靠近、你的手開始破皮、肌肉開始僵硬、汗開始不斷流下、心裡很多聲音開始出現。但不同高度景緻全然不同,當你爬到上頭的時候,會發現上面的風景很不一樣,很特別,且自己不是在旁邊看這風景,而是成為這風景的一部分了。

本文作者:陳安娜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

Printed from: http://youth.net.tw/archives/486

Scan to visit this page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