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一個超人老爸。

小時候覺得你是萬能,愛賴在你和媽房間的沙發上,咿咿呀呀跟你耍嘴皮,練習西班牙腔的捲舌音;不同時期你給我取各種諧趣的外號,比方我個頭小,你卻要叫我「落腳ㄟ」〈台語〉;工作上一定要把門路摸得熟透,無法容許任何敷衍了事,精確務實,所有前輩後進都要向你請教,對每份公帑錙銖必較。

你奉行節儉勤樸的生活,幾十年來家裡添購許多家具,但沒有一件捨得丟,偌大的空間還是被塞滿了;穿到破洞的29元陸軍款汗衫,你還往身上穿,當破舊不堪就成為抹布。在校成績好,親朋好友面前總被你拿來誇口。天塌下來,有爸爸擋著,不怕。

畢業那年,你希望我回家住,甚至為我談了一份前途良好的工作,只要願意,不用上104,直接去園區上班,但我不想仰賴父親的庇蔭,決定留在台北工作生活。

後來10年,彼此衝突的價值觀,沒有一方願意妥協。煙硝不止的冷戰,狠狠侵蝕著親情,夾在父女間的媽媽,概括承受我們不受控制的情緒殘骸。

餐館的食肆不記得了,爭吵的語言不記得了,只記得每次返家,你的漠然與我的逃避。最初的溫暖與熟悉,竟與童年回憶一起模糊掉了。

離家,做孤身的遊子,生活點滴不再能說,榮辱苦樂自己要承擔。

那些日子常想:「對自己的生活負責,並沒有錯!」「你對我的冷漠就是拒絕,已不把我當女兒了。」每次回家,面對和你共處無語的尷尬,及彷彿被當做空氣不存在的窘境。後來我們再沒對話過,只剩下我例行的問安:「爸!我回來了。」「爸!吃飯。」和「爸,我回台北了。」想你是否也感到尷尬無奈?

直到有天無意間發現,在我面前不苟言笑、不理不睬的你,iPhone桌布竟然有我的照片;前陣子我因工作壓力罹患甲狀腺亢進,你上網蒐集整理成一疊厚厚的A4保健指南,叫媽媽給我研讀。原來,原來,我仍是你掛念的女兒。

令人想到一個故事,描寫一位年輕的小兒子,有一天要求爸爸把家產分給他,好讓他去遠方生活。在那裡他過著放蕩的生活,直到散盡家產,小兒子愧疚至極,希望回去求父親讓他在家裡工作。然而當他回家,還來不及向父親認錯,父親因為開心小兒子失而復得,遠遠跑去把他抱緊,把最珍貴的給他穿用、最肥美的給他吃。

聖經以這段「浪子回頭」的故事,傳達神對人不離不棄的痴守與接納。即便親生父女也會傷害彼此,神卻太愛人以至於無法忍受和我們分離,願意不計代價要和好,讓關係重新開始!

我的心自從揹上悖逆不孝的罪名,從此不敢面對你,那些難以承受的責罵和質問。但這個故事提醒我:

如果人與人的關係只有對錯,所有人就都輸了

倔強的人最可憐,暫時保住尊嚴,卻失去了最親的關係。

10年後的某天晚上,我向你開口道歉:當時沒去體會你想讓我日子不要過得辛苦的一番苦心,讓你難過了;這些年來少與家人互動、從未當面關心你的身體,你一定覺得很心涼;我希望改變,讓你感受有所不同。

你只淡淡地說:「女兒出門在外,總是會牽腸掛肚。」又嘆著:「怎麼感覺妳沒有我們,好像過得比較好?」因太驚訝你會這樣說,我脫口而出:「沒有你們,我真的沒有過得比較好!」頓時忘記所有是非對錯,只知道我是你和媽的女兒,離開你們怎麼可能會好?當場察覺,如果沒有今天敞開心胸的對話,彼此誤解不知還要持續多久?

有多少的愛,因誤解自責而失去彼此?幸好,我們沒有永遠錯過彼此。在神眼中,即便千錯萬錯,我們仍是他的兒女,錯誤背叛不能減少他的愛。今天的我們,也願意給予那些傷害自己、與自己不同的人,一份無關對錯的接納嗎?

 

amy.yiting@gmail.com連絡Amy:amy.yiting@gmail.com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

Printed from: http://youth.net.tw/archives/156

Scan to visit this page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