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

 

客房:歐陽瑜

主人:薏芳

 

一家土地開發公司的特助,多年來一直是董事長推心置腹的左右手,無論溝通協調、斡旋談判,無一難得了她,這是我的好友─歐陽瑜。

 

按照她往常做企劃案的習慣 (如:目標族群),劈頭就問我:「這篇文章是要給誰看?」我回答:青少年,她說:「不可能,青少年哪會愛看關於我們的文章呢?」

我說:「少年人當然不愛看老人家說教囉!但是會好奇你年輕時曾出過甚麼糗事?犯過甚麼差錯?」這是她的同意,訪談自此開始…

 

生長在三四十年前,物資缺乏的金門,金門人別無它求,只圖全家能溫飽就好。歐陽的家也是一樣的,鄉下的家就形同一個小型農場,媽媽辛勤的飼養著雞、豬、鴨、鵝、牛,且一畝一畝地的栽植了各式農作物,為的是幫助貼補家用,拉拔四個孩子長大。歐陽很自然的從小就是媽媽的小幫手,餵養家禽、家畜、農作家事等等…對歐陽來說可說是易如反掌呢!

 

任職黨政高層的父親,常教導孩子們:「人有定規、物有定位」是一位嚴謹不苟,且身教重於言教的父親,影響著歐陽的做人處事原則;除了「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」堅持正確的事執行到底,遇到困難要有勇氣面對及突破的毅力。

 

當然,父親也是有十分固執的一面,這也是導致後來青少年時期,玩興正濃的

歐陽與父親數度起衝突的點。在民風保守純樸的金門唸書,國中同學都十分單純,乖順的歐陽除了有體弱多病的困擾之外,讀書過程相當順利,聯考唯一的第一志願─「金門高中」,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必定是手到擒來。

不料,卻在聯考當天,因死黨失約未到,造成歐陽心裡衝擊,竟使得她意外落榜後,才得知是死黨的父親當天驟逝,因此未能參加聯考;從此親友師長的責難及關切不斷,歐陽不堪其擾,便一心想逃離這個高壓環境,遂毅然決定遠赴高雄唸私立職業學校。

 

來到台灣住校的高職生活,相較於金門的簡樸,在歐陽看來簡直像劉姥姥進大觀園般的繽紛新奇。假日裡總可以放風,和同學一起參加郊遊、聯誼、浮潛、跳舞及各種戶外活動,真是玩得不亦樂乎。

人在外地生活,經濟來源仍需仰賴父親,年輕女孩畢竟是活潑好動,希望能有錢可以到處去玩,每當生活費不夠用,打電話回金門,父親總是不允,便三番兩次在電話裡起口角。

   由於高職所學是光學,歐陽便自高三起開始在眼鏡公司當店員打工賺錢,自付學費及生活開銷,開始經濟獨立。

最後在高職實習的那年,歐陽認識了一位在日本留學的碩士生,進而交往,後來歐陽在台大醫院的視力保健中心當技術士,正式出社會工作,主要工作內容是幫助高中以下的孩童斜弱視等問題的改善。

碩士男友長歐陽九歲,在交往的期間裡,時常鼓勵歐陽要在學業上繼續深造,累積知識與專長並開闊視野。

 

於是歐陽將工作的所得投入補習班苦讀,因高職念的科目與高中有七成相異,幾乎完全重讀才能應付大學聯考各項科目。後來如願考上文化大學,修得生活應用科學系及大眾傳播系雙學位,大學期間十分活躍的歐陽,擔任大學學生會的編審議員、系學會幹部,參與如舞蹈社、攝影社、吉他社等社團重要幹部:擔任各種活動規畫統籌與執行,在如此忙碌之餘,她還是繼續她喜愛的浮潛跟打羽球等活動,生活過得多采多姿,十分充實。

 

在大學各個社團的活動經驗,正與她出社會後的工作範疇相吻合,溝通協調、活動企劃,無論高難度的,或有挑戰性的,兵來將檔、水來土掩,歐陽自可從中獲得無比成就感。

學生時代,父母親大人們常常搞不清楚我們到底在忙些甚麼?其實,累積各種生活經驗,很有可能正是在為未來打底鋪路呢!高中的意外轉折,讓歐陽賺了好多年玩樂,後來繞了一大圈還是回到大學,仔細回想~有些時候,人並不是只有一條直路可走,偶而翻出牆外領略不一樣的風景與經驗,也不要因為一時的挫敗,而迷失自我放逐沉淪。俗話說:「山不轉路轉 」,世間總不至於有哪條路是絕對走不下去的!

 

除了在幼年曾因高燒引起中耳炎而喪失左耳聽力,歐陽並患有梅尼爾氏症,(一種會失去平衡、導致暈眩的疾病),為了擺脫藥物的控制,她從運動著手,除了平常的羽球運動外,五分鐘開始練跑到馬拉松的實踐過程改善了身體的各項不適,她說:「沒有甚麼困難是不能解決的」;今年她的目標是馬拉松要破百K,每週羽球還是照打,家庭孩子仍得照顧、老闆那動輒數十億的Case照常要委任她處理,看著這一個有著堅強毅力且耐磨耐操的女子,我相信未來無論任何困難,她依然能微笑面對迎刃而解!

 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

Printed from: http://youth.net.tw/archives/1484

Scan to visit this page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