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nnis-363666_640

 

房客:姚秉瑜

主人:林政嘉、林大翔

 

次訪談中,我們看到秉瑜在許多人生困難中,如何不怕跌倒,屹立不搖。本次訪談,要來談的是他大學以後的生命經歷。

 

大一接觸網球   興趣中體悟人生態度

秉瑜上大一時,便決定參加學校的網球社,原因很單純,因為高中時愛看網球王子,被同學刺激後,便想學網球。他學一學,發現滿快就上手了。

網球不是一項容易入門的運動,而且需要有好的練習環境,為何他這麼熱衷呢?

「我再怎麼忙,每天都要練網球一個小時!」他說道。「我覺得,網球的入門門檻較高,我何不試試看呢,當作是一個挑戰或壓力。興趣就是這樣子,接受挑戰之後,會有成就感,又愈有興趣,成為一個正向的循環。我大學四年,狂熱到其他運動都不會!」接受挑戰,滿足成就感,成了支持他熱情的燃料。

秉瑜不僅在北醫打網球。除了跟其他學校打友誼賽之外,他大四時還會自己一個人跑到台大的球場打球。他在台大認識了不少球友,只不過有時候會被管理人員趕出來,因為他還不是台大生!

打網球對秉瑜來說,不只是興趣,練球過程中更體悟了一番道理。

「打網球要『追球』,但若你仔細想想,追球時,就不要想那麼多,全力去衝。回頭看生活上的『追求』,其實也是一樣的。如果有心想追求一個東西、有心想做,就是盡全力;就算有困難,只要有心想追求,永遠都會有辦法。就算我這一分沒有追到,可是至少我問心無愧,因為我這一分打得很好。之後我的大學、研究所、甚至工作生涯,都把它當成打球一樣,就是所謂的運動家精神:有時候遇到再危急、再爛的情況,你都要想辦法讓自己撐下去,盡力去面對。我覺得在球場上學到這個運動家精神,在我的生涯中,同樣的態度去面對這些事。」

「專注當下」、「全力以赴」、「不要後悔」──這些詞彙是他性格的代名詞。也由於這些性格,到了大學快結束的階段,他開始去思考他未來想過什麼樣的生活,勇於追求自己的目標,才能問心無愧。

 

iStock_000000743945XSmall

轉讀台大醫工所 研究熱忱持續燃燒

問到為何他選擇醫工所,他說道:「選擇醫工所,是因為喜歡數學。醫工是一個廣泛的領域。醫療器材所需要的,除了醫學背景,還需要工程及法律背景。比如血糖計,除了醫學外,電子、電機、法規、產品設計都需要。我覺得我想多學這些東西。」但他的同學中,後來讀醫工所的人可說是少之又少。他不會害怕跟別人選擇不一樣的路。

當然,興趣也是很重要的因素,如同他對網球充滿熱忱一樣:「因為做一件事,若沒有興趣,做得要死活的,又為了什麼?我自認為自己算熱衷於我的研究,我可以為了做研究,從早上8點進去,中間連續工作12個小時不吃不喝、也沒上廁所,到晚上8點受不了才出來。」

身為研究生,最痛苦的莫過於做研究及生產論文的過程。但聽他說來,似乎是愈挫愈勇,熱情絲毫不減。

「我覺得那(指做實驗)是很棒的一個挑戰。其實,你碰到一個關卡時,代表你又碰到一個階段。當你過了這個階段,走了這條路時,反過來想,你就不會走回頭路。比如,我有幾個實驗的方式。如果我往這個方向走,走一走,發現錯了,我就趕快回頭,不用傻傻地再走這條路。實驗本來就是一個「trial and error」(嘗試與犯錯)的過程,中間你可以學習到別人學不到的經驗,會造就自己的不可取代性。這也是造就我被老師留班的原因(笑),因為我不可取代。」

在他看來,研究走錯路並不是「錯誤」或「失敗」,更是學習及成長的必經之路。人常常活在過去的陰影中,感到懊惱;唉聲嘆氣之餘,卻忘了其實自己已經往前了一步。

然而,即便有這些體會,並不代表寫論文時秉瑜沒有遇到壓力及挑戰。當時,他的指導教授給他一個題目,而前幾屆學長已經做過類似的題目。在他人並無預期這題目能做出什麼成果之際,他仍然堅持將實驗完成,不怕失敗。「我心裡有好勝心,加減是在球場上練出來的。是好勝心使然。所以我對實驗熱衷,除了興趣之外,是好勝,為了要證明我不會輸給先前的研究者。」

他是一個不願向逆境服輸的人。他寫論文的最後三個月,沒有什麼休息,每天連續工作十幾小時,就算年假也是如此。一如過往,他最後咬牙撐過去了。

 

blackboard

大學起當老師 發揮為人師表的影響力

秉瑜在研究所時期,還有去嘗試一件事:他去當兩間國中的代課老師。很少人能在學生階段,況且還是在研究生身份時,同時兼任兩間學校的老師。大學時期的他,便開始當家教和補習班老師,而他表姐也是老師,所以鼓勵他去學校教書試看看。

他說,在學校和補習班教書是截然不同的。「可以進去國中教書的,專業程度都不相上下,都很高。好壞的差別在於管理。如果你能有辦法讓學生好好地坐下來聽你講話,你的管理就是成功的。若你教書時,遊戲規則沒有訂好,學生亂糟糟,這樣的管理就會失敗,不管你的專業程度再高,都沒有用。我在補習班教了三年的時間,專業度是夠的,那時進國中教書時,面臨的第一個挑戰就是『管理』。我學習的對象就是同儕,同儕也很願意教我。」

要面對現在難以管教的學生,他體會到所謂的「現世報」。他說,以前他怎麼對老師,現在的學生就怎樣對他。反過來說,當了老師,才會明白老師的辛苦,如同為人父母後,才能體會父母的辛勞,這樣才會學到要對他們感恩。

對秉瑜而言,「老師」這個職業是很特別的。自幼他跟老師便結下不解之緣:小三起,他的寄宿家庭是一位老師的家;國中時對老師十分叛逆;高中時,因為導師的幫助及提醒,他跟同學的關係才有了轉機,他的個性也開始改變。也許,這便是他認為老師十分具有影響力的原因:「老師在許多層面可以改變一個人,所以我滿認同這個職業。很多人覺得老師是一個沒有『錢』途的職業。現實面來說,它比較沒有發展性;但它有改變人的力量。」有一個學生到現在會跟他聯絡,還會主動打電話給他,問他問題,顯見他對學生的正向影響。

從秉瑜的生命,可以看到他面對挑戰時,那不屈不撓的心志。他「不服輸」的態度,讓他盡心竭力活出生命的精采,追求各方面的卓越,也逐步找尋自己可以努力的方向,不停止嘗試。同時,他開始改變,不再自以為是:走出自我的世界,走入人群,試圖發揮他的影響力。

帶著這些不凡的經歷,他準備迎向職場,祝福他將來有美好前程等候著他。

 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

Printed from: http://youth.net.tw/archives/1310

Scan to visit this page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