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32125681389

房客:姚秉瑜

主人:林政嘉、林大翔

4月13日,前往板橋火車站內指定集合地點時,迎面而來的是一位理著平頭、古銅色皮膚、笑容燦爛的大男孩。他正跟一位等候我的朋友大翔聊起天來,但他們素未謀面。見面後,他立時向我自我介紹:「你好,我叫姚秉瑜!」他的熱情和主動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。

我們會認識是因為一起當兵。但由於一些家庭因素,我們只做12天的兵,叫作「補充兵」。在成功嶺,我們很快地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。那時便聽了他的許多故事──北醫醫檢系、台大醫工所畢、曾當過老師、以及他學校生活的點點滴滴。在軍中便邀請他是否願意參與訪談,他非常爽快地答應。採訪他的正是我和大翔,這真的是非常有趣的組合。

外表看來,他台大研究所的學歷、豐沛的打工經歷,可說是人人稱羨,堪稱人生勝利組也不為過。然而,這光彩亮麗的學經歷背後,是什麼樣的過去和經驗,造就了這位熱情主動、天資聰穎的大男孩?這是我採訪時,心中不斷思考的問題。

「我來自於單親、低收入戶家庭。我爸在我八歲那年,車禍過世。那時,我還有兩個妹妹,一個差四歲、一個差七歲。」談到家庭背景,他很坦誠地向我們分享,他的家庭跟大多數的孩子不同。其實,每位當補充兵的同袍,多數人的家庭都有一些狀況和需要,但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吐露、或是正視這個挑戰。

在年幼時,秉瑜便得面臨這沉重的打擊:「那四、五年,我們家庭很累,完全靠媽媽做成衣代工撐起家計,把孩子扶養成大。」想像那時候,失去親人的痛苦、以及經濟的沉重負擔下,身為長子、才小三的他,會如何看待這些挑戰?會如何面對未來的生活?

「在我看來,我媽媽已經這麼辛苦在撐,那我這輩子就甘願像一般人一樣,放棄或墮落嗎?」秉瑜說道。「因為家裡狀況沒有很好,如果失去爸爸一個經濟支柱的話,那就更沒有辦法。那時媽媽告訴我說,不要想太多,她不希望我馬上面對經濟壓力。但我那時還是想,可以盡我所能,負擔一些經濟壓力。」媽媽的辛勞,秉瑜都看在眼裡。才小三的他,不僅揮別喪父之痛,還更體貼了媽媽的心,選擇正向看待這個挑戰。然而,這突如其來的意外卻塑造了他較同齡小孩更成熟的心智。年紀雖輕,也無法打工分擔家計,但他知道一件事:他必須為這個家負起責任,也為妹妹作榜樣。

如何分擔家計呢?他想到了一個辦法:好好唸書,拿獎學金!他說:「小學生能做什麼?唯一能做的,就是好好唸書,至少不要讓母親覺得小孩子擺爛。沒想到,一唸書下去,從小就一路領獎學金到高中,大學便自行經濟獨立。」

想想看現在的小學生,上課滑手機、在家當大爺、要什麼就有什麼。試想自己小三時在做什麼?不外乎就是打電動吧!可是秉瑜卻是認真唸書,不單是為了自己的學業及未來,更是為了他的家庭、他的母親,著實令人感動。他提到,父親過世後,母親把他放在一個基督教的寄宿家庭長大。家主是一位老師,把他教的很好,他因此變得如此孝順。

你大概以為,他就是從小學到高中一直都很認真唸書的乖孩子。殊不知,孝順之心如此難能可貴的男孩,竟也有叛逆的時候。「國中比較愛玩,也算是個叛逆期,加減會跟老師頂嘴,會覺得非要按照自己的方式、或為什麼不能怎樣等等。雖然很喜歡數學,但我很自傲,上數學課時,你上你的,我就偏偏不聽,我算我自己的,我自己看就會。那時,還真的都會!從國二開始,理化、數學的表現都很不錯。老師也拿我沒輒。」

他不僅分享自己的成功案例,他也對他的弱點直言不諱──高傲。國中數理還算簡單,但上了高中後,高材生也踢到了鐵板,不僅在課業上,甚至在人際關係上。這些事件後來成為他青少年時期中重要的轉捩點。

「剛進高中會先分自然組及社會組。我填了第三類組。高二必修課就進來了,比如物理、化學、生物、地科,難度瞬間升高。那時我不曉得,還是用同樣的方式面對考試,自己讀自己的。結果高二第一次段考,數理科目遇到生平第一次不及格。我心想怎麼可能,我不行,別人應該也不行才對!」他的自傲讓他在學業上處處碰壁。幸好,他再次遇到了好老師。

「我想,不能再這樣下去。我老師有跟我說,我的確有唸書,但要更認真。班導知道有我數、理、化的潛力。但經過老師一講,我才知道自己的高傲。我也知道,我高傲到一種程度,我們班上有一批人討厭我。一開始,我覺得你們管我這麼多幹麻。一直到高三時,已經要準備唸書了,但我愈來愈受不了別人在背後講我,真的算是排擠我,因為我很囂張。他們也會嗆我、或對我惡作劇。自己也覺得真的很煩。」現在看似人緣很好的他,高中時竟然同學受不了他,還會排擠他。他後來才知道,原來是他個性的問題。這成了他不得不面對的課題。

其實,當時秉瑜並沒有告訴同學,他來自一個單親家庭。後來,他的班導在不得已的情況下,跟他班上同學解釋他的家庭背景。他的班導幫助了他和他同學之間的關係,那些同學後來排擠的狀況便改善很多。

問到他為何沒跟同學說自己的家庭背景,他說,他是過度偽裝,來武裝自己。也許是出自於自卑、也許是出自於恐懼。他的老師一針見血地點出了他個性的原貌:因為過度自卑而自大。

「我後來在想這一段經歷時,我發現不是只有我會這樣子。我自己的母親也是如此,也許跟她私生活有關係:我發現她在親朋好友的面前,也是如此。她很擅長包裝自己,她要炫耀的話,就會把我拿出來講。這間接變成我的壓力。我從小一直拚命做這個、做那個,後來我才知道,為的就是讓自己母親不要那麼辛苦,不要讓她在別人面前被閒言閒語。慢慢才意識到,這變成一種壓力。」

想分擔家計、不讓母親擔心的初衷,竟演變為一種壓力。但可以明白的是,這份求表現的心態,使他的成績一向高水準演出,讓媽媽可以在親友面前炫耀,卻是掩飾他不想讓人知道的家庭背景。這份掩飾形成了自高自大,不僅阻擋了成績進步的機會,也隔絕了他與人的關係。勇氣可嘉的是,今天他都願意分享這些心路歷程,而且他願意採取行動,改變他自己的性格。

「上了大學,我不能再自傲下去,不能非得要等人來找我。我自己要主動認識人。我的高傲是說:『除非你自己來找我,否則我不太想理你!理你幹什麼?』」上大學後,他重新用不同的心態建立與人的關係。

「大學時,我開始養成一個習慣,每週至少讀完一本書。這個閱讀習慣後來運用在人身上:看人就跟看書一樣。看一本書時,你要如何認識這本書?我後來發現,要從好的一面開始看。因為,先從人好的一面看,才會理解他為何會有其他的缺點。比如說,我自認為那時的優點是努力、拚命;可是後來為什麼會造就自己傲慢的缺點,為了只是包裝給別人看。我發現,認識一個人時,可以用類似的邏輯下去看。何不一開始從人好的一面看?至少,發現別人的優點,別人也意識到這一點時,跟人來往比較不會有壓迫感,而非一下就看別人的缺點。我後來用這樣的方式與人互動。大學時,很愛打網球,在球場就用這種方式認識不少朋友。」從他的分享中,可以發現他內心的高傲之牆正逐漸瓦解,反而是用閱人如閱書的態度,拓展他的交友圈和人際觀。

但是,若可以早點在剛進高中時,領悟這番道理,就可以不必留下遺憾!

「很可惜是說,我為什麼不早點去調整?非得要等大家都畢業!不管是我,或我同學,會去想:『為什麼到現在才互相接納,都已經要畢業了!」就是有這種感覺。到現在還是覺得很可惜。那一段是一個遺憾。』」

每個人的生命會遇到什麼挑戰,我們無法控制,也無法避免;但我們可以選擇,該如何去面對。每一次的面對,都是一個成長的機會。今天,從秉瑜的身上,我們可以看出他那份對生命的堅持及韌性。而生命的各個階段,都會有不同的體會,甚至巧遇生命中的貴人,來雕塑我們的人格。惟有持續改變、虛己學習,我們才能在挫折中昂首向前,不帶著一絲後悔,迎接嶄新的人生境遇。

(我們的訪談仍有下半部,有待下回分解。)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

Printed from: http://youth.net.tw/archives/1281

Scan to visit this page: